设置

关灯

第8章 后山有鬼

    “啥?孵卵?那,俺爹肚子里吐出来的那玩意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小蜈蚣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出,众人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那玩意儿把虫子产在俺爹嘴里了?”

    “是把虫卵产在你爹的嘴里了。”

    老王吧嗒了一口旱烟。

    “这玩意儿,抓你们家的猪崽子,原本就是为了繁衍!你爹赶上倒霉,让人当了备胎了!哼,料想着,这是你爹个头儿太大,拖不走,也是你们发现得及时,要不然,估摸着,你爹也叫那玩意儿拖地里去了,指不定,跟那小猪崽儿一个下场嘞!”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冷战,老赵却说,“这蜈蚣,在活物的身上产卵也就算了,这孵化的速度,也太快了!”

    “短则三五日,多则一周。”

    老王头儿盘起一条腿,略微沉吟了一下,“咱们这地方,不同寻常,按照风水术上话讲,乃是依山傍水,藏风聚气之地。对于活在这里的人来说,这里是福地,对于那些山精野怪来说,也同样如此。远的不说,你就说,上游那大河,川流不息,多少年了?这老林子里,参天巨木比比皆是!早十几年的时候,不还一直有人传说,后山这林子里还有野人呢嘛!有点儿啥厉害东西,也不奇怪!”

    “可这东西,以前,可是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老王的儿子坐在一边,嘀咕起来,“老王大叔,你说,这些玩意儿,会不会原本不是咱们这个时代的玩意儿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老王略微迟疑了一下,点点头,“兴许,是老林子深处跑出来的,也有可能,是从别的地方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地方?老王大叔,你说的是?”

    老赵家的儿媳妇眼里直放光,隐隐地,像是听到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似的。

    老王头儿看众人一幅很关心的模样,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当即嘴角一歪,笑了笑,留了两包药下来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爷孙俩从老赵家出来,走了一路,王小六忍不住问道,“爷,有一个事儿,我挺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,都说您是憋宝的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老王头儿一听这话,忍不住斜睨了王小六一眼,悠悠地说,“理由呢?”

    “没啥理由,就是感觉,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老王头儿撇着嘴,淡淡一笑,“别听他们胡咧咧,你爷爷,顶多算个大夫,现在还不咋出手了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咋认识那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“这话让你说的!自古以来,老中医,哪个不是就地取材,辩证下药?认识些厉害的毒物不很正常嘛?就比如说,这寻常人眼里的五毒,在《药经》里,哪一个不是难得的药材?你不了解它们,又怎么将他们的药性发挥得恰到好处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王小六略微犹豫了一下,“可是,我并不觉得昨日咱们见到的蜈蚣就是寻常的蜈蚣,我也不记得,《药经》中,有关于蜈蚣珠的记载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话的意思,你把《药经》看过了?”

    “看了好多遍,都快背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小六耸耸肩,悠荡着胳膊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老王头儿当时倒吸了一口冷气,“你个臭小子!那《药经》,早就给我锁起来了,你从哪儿看的?”

    “咳咳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挠挠脸,有点尴尬,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你看你是欠揍了。”

    老王头儿说着,抬脚踢了王小六一下,王小六被踢得一撅哒,兀自嬉皮笑脸,“爷,其实,这你也不能怪我!您柜子里那几本破书,我早就给翻烂了!可是,有一点需要说明白,那些破书,可不是我偷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陈美姐偷出来的,我当时没忍住,偷瞄了几眼。”

    王小六一脸尴,老王头儿却脸色微变,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显然,王小六这话,勾起了他的伤心事了。

    陈美,是老王头儿的一个弟子,比王小六大几岁,是村子里赤脚医生老陈的闺女,原来拜在老王头儿的门下学过几年中医,平素里,整日跟王小六厮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,生得是肤白貌美俊俏极了,人也聪明,乖巧,平素里颇得老王头儿两口子喜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