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9章 赌一把

    “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点点头,“那药是咋配的,我也说不上来,不过,下药的时候,我跟狗剩子看热闹来着!我的妈呀,当时都给我看懵了!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往前凑了凑,“我爷给了赵大爷一包粉末儿,就不点儿!老赵大爷把那粉末用一瓢水化开了,倒在了猪食里,喂了那大公猪吃,结果那大猪吧嗒没几口,就开始打晃儿了,像喝多了似的你知道么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陈璐一听这话,忍俊不禁,她虽然没看见过,但是能想象那种情形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,那个猪,就有点儿不对劲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不对劲儿?”

    “就那个玩意儿,出来了!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没好意思直说,用手一圈一圈地直比划,“那个,就那个!诶,你看见过么?跟人的不一样,带螺旋儿的那种!”

    陈璐一听这话,刚刚有点儿缓过来的小脸儿腾地一下就红了,她赶紧打了王小六一下,王小六还挺无辜地,“你打我干嘛!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啥你?”

    “不你让我说的嘛!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一撇嘴,哼哼唧唧地,“那你让不让说了?”

    “那,那你说吧!”

    “那个猪,吃完药以后,就跟喝多了似的,直打晃儿,然后那个东西就出来了,老长了,它一边在猪圈里晃晃悠悠地走,一边摔跟头,起来再走,再摔跟头,没一会儿,就噗通一下翻了,起不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好说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那个!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涨起了身子,兴冲冲地说道,“然后,我就看见,那个猪不对劲儿!”

    “它咋的了?”

    “他开始抽搐了!一哆嗦,一哆嗦的!然后,然后它就开始往外滋尿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那个猪,躺在地上,往外滋尿!一下一下的,喷得哪儿都是!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绘声绘色地说着,“差不点儿,滋我爷和赵大爷他们身上!他俩还骂骂咧咧的!后来足足持续了能有半个来小时,那猪才不往外滋了,躺在地上,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,口水都流了一大片!当时那猪圈里啊,我的天!”

    王小六像是想起了什么很不好的回忆似的,“有一股怪味儿,腥臭腥臭的!可难闻了!离着老远都能闻到!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陈璐,忽然发现,陈璐俏脸绯红,正捂着那贼漂亮的小脸蛋儿不知道在寻思啥呢!

    他一伸手,在陈璐的大腿后侧轻轻地摸了一下,陈璐才身子一抖,赶紧打开他的小爪子,举起小拳头,作势要揍他!

    王小六略微往后一躲,一眼大一眼小地看着她,“你怎么了?想啥呢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,我刚才寻思你说那个话来着。”

    陈璐咽了口唾沫,走过来,重新蹲在了王小六面前,“你刚才说的那个,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啥时候扯过谎!”

    王小六撇撇嘴,“那个猪,当时呼哧呼哧地躺在地上直喘,看着像活不下去了似的,但不知道咋的,过后儿还缓过来了,能吃能喝的!后来约摸养了一个来月,就给杀了,老赵大爷还给我爷爷送了一个猪头和半扇排骨过来呢,那个肉,好吃极了,一点儿骚味儿都没有。哼,当时这个事儿,没太琢磨明白,但现在想想,我爷爷他们到底给那大公猪使了啥手段,我倒大体地,也能明白点儿。”

    王小六说完了,扭头看看陈璐,然后,明目张胆地,把手放在陈璐那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的大白腿上,还轻轻地,捏了捏,“我说句不好听的,你姐夫,那个吴广才!我感觉他现在的情况跟那个大公猪是一样的!平素里,这事儿那事儿的,干多了,现在憋着劲儿没地方使呢,整不好,啥事儿都干的出来!”

    “你姐夫才是猪呢!”

    陈璐白了王小六一眼,手拍,再次把王小六的手从自己的大腿上拍了下去,却看起来,并不生气。

    她拉了把椅子,坐在了王小六的身侧,同样手托着腮帮翘起了二郎腿,微微侧身挑眉说道,“不过,你刚才说的,也不算四六不沾!就是不知道,你说的那个药,到底是什么原理,干啥用的!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知道了,不过,那个猪,用完了以后,啥毛病不犯,这倒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它以前有毛病么?”

    “听说,脾气暴躁,不吃东西!要不老赵大爷怎么找我爷去给看看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爷当时咋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爷说,它没啥毛病,就是想女人了!”

    “女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就是跟男的想女的,不行不行的那种是一样的!相思成疾,懂吧?”

    “呵,小玩意儿,你还知道啥叫相思成疾呢?”

    陈璐上下打量,眼神里透着几分暧昧,王小六儿淡淡一笑,死性不改地抬起手来,在陈璐的大腿上拍了拍,“你刚才,问我能不能有办法阉了那个吴广才,我才想起这个事儿来!反正,事儿我是跟你说了,估摸着,那个药,能有点用!至于到底用不用的,你自己考虑!”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拿一包试试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有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王小六挠挠脸,“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而且,也不能白拿人东西不是?”

    话说完,他笑眯眯地挑起一边的眉毛,那歪着嘴笑的模样,完全包不住他嘴角的一只小虎牙,看起来,竟颇有些邪魅。

    陈璐看在眼里,心里头也是哭笑不得,她撇撇嘴,往前凑了凑,近距离打量了王小六一会儿,“诶,王小六儿!今儿,是不是把我给忙活了,回去都睡不着觉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