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94章 招招致命

    “小六儿,要不,就这样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冯楠一看王小六儿这架势不对,生怕王小六儿控制不住,再把事情闹大,忙上前,拉了王小六儿两下。

    王小六儿扭头看看她,扑哧一笑,“姚总他们都在外面呢,你先出去,等我一会儿,一会儿我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六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话,我有话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“小六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!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看冯楠吭吭唧唧地不肯走,一咂吧嘴儿,“能不能听话了?”

    冯楠竟然没敢做声,弱弱地看着王小六儿,“那,那,那你答应我,别把事情搞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摆摆手,冯楠的这才走到门口儿,她还是使不上力气,但是起码走路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姚总那些人抻着脖子看着呢,一看冯楠从里面走出来了,忙上前,“诶呀我的妈呀!你可是出来了!里面啥情况?!”

    冯楠一看姚总,忍不住翻了下大眼睛,“还能啥情况,你们怎么也在这儿呢?”

    “诶呀,别提了,我这也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啊!小王让我们在这儿等着,我们也不敢进去!”

    “你咋那么怕他呢?”

    “这话让你说的,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啊!别说我了,你咋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金总呢?里面,没死人吧!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冯楠搓搓胳膊,又扭头看看四周,“我那司机和保镖呢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俩人都让我的人给逮住了!现在有人看着呢,跑不了!”

    姚总说着,一侧身子,“他们在里面说啥呢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。”

    冯楠也不敢走,跟着一起站在不远处,姚总一瞅那几个手下看着冯楠的身子直咽口水,吓得直瞪他们,心说你们几个可别特么瞅了,再瞅,今天容易出事儿!

    那几个伙计见老板给他们使眼色,连忙低下头,不敢做声了。

    姚总擦擦头上的汗,继续远远观望,此时房门紧闭,那里头,王小六儿正蹲在地上看着金彪呢。

    “金老板,你认识我不?”

    “认识,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干啥的不?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,早些时候,差点儿死了,是你找人做的不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没有这事儿!”

    “去你么,衍空和尚不是你找的?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缓缓地站直了身子,双手揣兜儿,打量着他,“今儿咱们俩在这里,面对面,也没有外人儿,有什么话,咱们就现场说一下得了!把话说明白了,然后该怎么干怎么干,行不?”

    “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跟谁称兄道弟呢?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斜睨着金彪,金彪一看,当时冷汗就下来了,“大,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谁大哥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金彪一时有些不知所措,“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啥?”

    “爷……这里,可能有点儿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有啥误会?”

    “衍空和尚的事儿,其实不是我的主意,我是被小人蛊惑,一时间,乱了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那,之前那个杀手呢?被抓进去那个,那个也不是你的主意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太对了,那也是我女人给我提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刚才这个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胆子挺大啊?我还没死呢,你就奔着冯楠来了?咋的,是不是我今天要是来晚点儿了,冯楠就让你给忙活了?嗯?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一伸手,直接上去,咔嚓一把抓住了金彪的头发,他一转身,拽死狗似的就把金彪从里面拽出来了,吧嗒一下,扔在地上,又围着金彪转了一圈儿,“你先是找人杀我,看在冯楠求情的面子上,我饶了你了。你不知难而退也就算了,还变本加厉,找个和尚来暗算我!你觉得,这种小角色真能动得了我不成?哼,想啥呢?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冷哼一声,“你两次找人,想要弄死我,过分了吧?你是不是以为,我真的不敢把你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一脚踢在金彪的脸上,直接把金彪踢了个跟头,那几个手下看得一哆嗦,露出惊恐的神色。

    王小六儿斜睨着那些人,“你们几个,瞅啥呢?”

    那几个一听这话,吓得赶紧低头,没一个敢做声的。

    “咋的,想上来管管啊?来,给你们个机会,谁过来?”

    那几个人没一个敢做声。

    王小六儿深知最近功力大涨,这些人一起上也不是他的对手,扫视一圈儿看没人敢上前,这才转过身来,斜睨着倒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金总,“我刚才说道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说你不怕我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吸了一下鼻子,“你知道不知道,为什么,你第一次找人想要干掉我的时候,这件事我没有过多追究?”

    “为,为啥?”

    “你是以为我怕你,对不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没那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你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金彪喉咙里咕噜一声,没开口,王小六儿蹲下来了,看着金彪,冷笑着,“头一回,你找人要弄死我,其实我这心里头不算恨你,因为,我觉得这是人之常情。我也有喜欢的女人,有个别的,跟别人跑了,我心里头也难受,设身处地地想一想,换成是我,知道自己喜欢的人让别人拐走了,我说不定也会犯糊涂,干点傻事儿啥的!所以,第一次,我没怎么追究你的事儿,可你倒是好,变本加厉是吧?是觉得自己真的行了是吧?最可气的是,你竟然跟冯楠使出这种手段,真的,我跟你说,你要是真有本事,你就把冯楠泡到手,让她心甘情愿地跟你那啥,我话撂在这里,只要她自己愿意,我多说一句话,是我有毛病,可问题是,跟人沾边的事儿你是一点儿不干啊!给冯楠下药,欲行不轨,你这是干啥呢?人家不从,你还想打人,你说你要脸不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一把大嘴巴过去了,金总飙出一口血,另一侧的脸,也肿起来了,肿成一个猪头,当时就哭了,“爷……我错了……对不起……我不是人,我是畜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光嘴说有用吗?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冷哼一声,“我这个人呢,最讲道理,知道吧?咱们俩,今天就把该算的事情算明白了,算明白了,你们就该干啥干啥去,我也不为难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行,行!您算!”

    “先说你两次找人杀我的事儿吧,这个事儿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您怎么想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