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不敢冒险(结局到计时 10)

    然然在旁着看着,莫名的竟觉得鼻子酸酸的,有些东西好像梗在鼻间,难看极了。

    等照顾好儿子们睡觉,他们才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送了。”看她跟着自己出来,知道她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,还没适应时差又匆匆的赶过来,折腾一个晚上肯定很累了,“回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然然这么应着,还是不由自主的跟着他出来。这一刻只有彼此,他离自己那么近的地方,她发现自己竟想念的不行。

    曾经分离的时间更长,更绝决,她也在夜间偶然间想起他,心里淡淡的忧伤和浅不可见的想念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个多月,静下来便会想到他这个人。想他带她参观他新公司的样子,想儿子们叫他啪啪时软软的声音,甚至想念他们重逢后那几次火热极致的缠绵。

    每每这么想,心底便有些抓心挠肝的痒痒,和他通电话的时候便不由的欲言有止,有些话想说,却不知从哪个字开始。只顾着把玩着电话,舍不得放下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想念,竟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浓烈而折磨。

    其实这次她还去了一趟荷兰,见了照顾自己的保姆。

    她心里有太多的迷团想要解开,特意去了她。

    “是有这个人,他说他是你的丈夫,还拿了你和他的照片给我看。他是孩子的爸爸,你们因为误会分开,但是他不放心你,想要照顾你。”萝拉叙述着,“他让我保密,我见他态度真诚,所以一直没说。”

    然然沉默着,听萝拉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你记得我给你做的中式早餐吗?就是他教我做的,那对我可真不容易,可是他非常有耐心,粥点、那种小包子,不过我现工作的人家也喜欢吃中餐早点,他给我帮了大忙。”

    然然笑的涩涩的,她无法想像在自己怀孕,面临生产,坐月子调养的时候,他就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守护着,事无巨细的照料着她的生活。

    而自己,竟一点都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“后来你工作了,他每个月都会过一次,大概是四五天吧!端和安都很喜欢他,喜欢让他抱呢?”

    然然跟萝拉谈了很多很多,还拿出他留下的食谱,每个细心的不能再细要注意的事项。

    然然认得他的字迹,鼻头变得的更加酸涩,她抚摸那些字迹, 然然小心的收好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回来,她的心情是复杂的。那些想念在一点点的堆积着,再见到他的时候,一晚上下来也没有好好说一句话。可是她的注意力一直在他身上,他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细微的运作,她都能灵敏的捕捉到。

    但是有家人,有孩子,她也顾不得想太多。

    这一刻,就剩下他们两个之后,那些压抑的感情浮现出来,她不由的别扭起来。

    “然宝,你这么看着我,会让我以为你再邀请我留下来。”段志安说着倾近了她,气息越发粗重,手不由的滑到她的颊边儿。

    然然脸像被烫了一下似的亲开,然后低下头时说道:“你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却还是没忍住在她的唇上重重的亲了一下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然然躲不及,看他露出深深一笑,脸烫的更厉害,心突突的跳着,这一刻她竟有种回到和他初恋时候的感觉。不见就想,一见又紧张。

    他还是走了,她也实在累,冲了个澡便在双胞胎身边睡着了。

    次日天微微亮就被吵醒了,然然睁开眼,安安已经坐起来,一脸无助的看着自家妈嘛 。

    “安安……怎么了?”然然去抱儿子。

    “啪啪,我要啪啪。”安安有些委屈的在妈麻怀里,这一个多月,都一睁开眼就能看到啪啪,啪啪给他泡奶,换衣服,然后让哥哥带着自己玩儿,现在没有看到啪啪,他很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妈麻在呀!”然然亲着儿子,“妈麻给你去泡奶。”

    安安有些无助,看妈妈一会儿就把奶泡过来,他拿着吃。端端一会儿也醒过来,显然看到是妈妈拿奶瓶过来颇反应不来,不过也吧唧的吃着,另一手扒在妈妈的怀里。

    然然心头泛出一点异样,照顾好儿子吃奶,拿手机出来犹豫要不要给他打。

    会不会太早了,他起来了没啊?不过他一向起的早,这个时候说不定在健身。

    她纠结着要不要打电话,纠结呀纠结,早餐时间到了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早餐时间,双胞胎不肯吃早餐,平时段志安给他们做早餐,要是米粥的话会在粥里放一点肉丝,主要还是两个小鬼都是肉食的,现在就要吃点带肉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他们啊是被志安给惯坏了!”赵青说道,“现在我做的早餐都不肯吃了。”

    然然看双胞胎拒不成饭的样子,倒是有点生气:“真的不吃吗?不吃妈麻要生气了哟!”

    小孩子们哪里会知道妈妈生气是什么意思,只认为不好呼,所以坚决不吃。

    “我打个电话给志安。”赵青没等她回应,就打电话给段志安去了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两声就通了。

    “我正在路上呢,妈。”他叫妈叫的可自然了。

    “那正好。”赵青听着也惯舒服的,对她表示认可,“哥哥和弟弟都嚷着不肯吃饭呢?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过来。”段公子忙说道。

    然然食不知味的吃着早餐,听着母亲跟他的对话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不到十分钟他就出现了,还拎了香喷喷的粥来,甚至还放了香菇。

    双胞胎看到啪啪,争先恐后的跳下椅子朝啪啪跑过去。

    段志安也不抱他们,由着他们贴着自己的腿过去,然后把粥盛好摆放在两个人的桌旁,他们立即爬上儿童椅,在父亲一个指令下开始欢喜的吃起早餐。

    然然是真的心里不平衡了,这爸爸是有多好呀,她的话一句都不带听的。

    “志安,哥哥弟弟现在是真的离不你,要不这样,你搬到这儿住吧!”赵青看着两兄弟,便说道。

    段志安怎么可能直接应,而是转头看看然然。

    “家里房间也有,我再给你安排一间房嘛。”赵青说完,也看了眼女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然然知道母亲和段志安都在等自己回应,可她就是没回应,专心的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“不了,妈。”段志安说道,“近来奶奶身体不太好,我得搬回家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叫什么,妈,他怎么好意思叫妈。然然抬头看他,心头那股子别扭酸涩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是要照顾好老人。”赵青认同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,然然刚出差回来,有两天的休息。段志安自然知道,他得回一趟段志安,没呆多久就走了。

    他是回了一趟段家,老太太身体越来越不好,看了看老太太,陪老太太说了很久的话。

    “志安,奶奶就希望我活着的时候你能再把家成了。”老太太还是原来那句话。

    段志安头皮一痛,不应话。

    老太太只得叹息,他从老太太房间出来,便看到母亲。

    “志安,你还不原谅妈吗?”

    “妈,我希望你本分的做的段太太,否则的话,我让爸再把你送回南县,我说到做到。”段志安说完,便要走。

    “儿子。”佟女士现在是真有点怕儿子,追上去拉儿子,“儿子,是妈不好,你也别生气,以后你的事情妈不会插手。”

    段志安冷冷的看母亲,有点不相信。

    他在家里吃了午饭才走,到了袁家的时候,然然正陪着两个儿睡午觉,赵青夫妇也分别睡了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进去,儿子睡在她的身边,他便小心的将两个儿子放在旁边的小床去,自己则躺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穿着松软的绵绸家居衣,短发略长了,都有下巴长了,散在颊边,他轻轻的拨开,露出她美丽的小脸。

    其实他不想她吗?他想的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想扑到她了。可他得忍着,他不能急不能躁,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,也不差这一会儿。